恨自己的无能为力不能替他承受_英皇线上娱乐
线上娱乐

恨自己的无能为力不能替他承受发布时间:2017-02-21 15:43

 
   今天回家给爸爸烧契,暖暖的太阳,天气还不错,可我的心却是冰冷的。看见别人置办的年货差不多置办好了,香肠、腊肉、鸡腿挂在阳台上晒太阳,一副准备迎接新年到来的愉悦,而我们家里,冷冷清清的惨淡,悲切油然而生......
 
   冬月初一的晚上,爸爸离去的黑色日子,那晚,正巧妹妹妹夫堂弟和我们都在家,因为那天请师父给爸爸修山,也刚刚修好,看看时间快五点了,我和妈妈忙着做饭,让那十几个师父先吃了饭把他们送走,眼看天就黑了,我拿着手电筒去山上接泸州爸爸和妹夫堂弟他们回来吃饭,大家帮着劳累了一天。大家正在吃晚饭,正讨论泸州爸爸准备明天回老家,坐早上9点过的车,这次来帮我们处理好多事情,一忙就是一个多礼拜,我和妈妈在厨房,突然听见小儿子大叫:“妈妈,妈妈,快点来,外公好像不行了!”我赶紧往屋里跑,妈妈便在院子里大叫隔壁的左邻右舍。
 
   进屋,我看见云抱着爸爸,妹夫和堂弟抓着爸爸的手,也许是脑部肿瘤压迫神经,爸爸“啊-啊”的叫做,不断的抽蓄,我和妹妹怎么叫他,他都无法答应我们,痛苦的折磨十来分钟,暂停一下,稍稍安静,我们轮流叫他,他只喉咙蠕动,用眼睛扫视我们,心里好像明白,就是说不出话来,隔几分钟,同样的痛苦折磨又反复开始。我一只手抱着爸爸,一只手握着爸爸的手,用自己的脸贴着爸爸瘦得凸起的脸颊,安抚道:“爸爸,你忍忍,你是最坚强的,忍过了就会好起来的,如果忍不了,你就咬我们吧......”无声的泪水流下,明知道自己的话是谎言......看着爸爸那痛苦的样子,恨自己的无能为力,不能替他承受,爸爸每痛一次,抓我们的手会加大力度。
 
   左邻右舍的人来了,聚集一屋,大家轮番来叫他,持续疼痛几个小时后,让爸爸筋疲力尽了,握着的手也没有了力度,爸爸意识开始模糊,只有痛苦的眼神,无奈的挣扎,渐渐扭曲的脸庞,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导致牙齿流血,疼痛的折磨让爸爸满头大汗,贴身的衣服打湿了,握着我们的手,他的手和我们的手心全都是汗......屋外,大娘和姑婆在整理爸爸的寿衣、寿被,我始终不敢相信,爸爸就在今晚会离开我们,我还想拼命的抓住,想挽留....姑婆说:“要走的人,留不住,与其这么痛苦,让他安心的去吧,看他这么难走,把家里墙上的字画、佛,门上的对联都撕掉吧,给他通明一下,所有该到的,能到的亲人都回来了,只有远在新疆的妹妹一家就别盼了,是回不来的了....”
 
   上晚自习的侄儿回来了,一进屋,坐在床边,眼泪就啪嗒啪嗒的掉下来,对于这个十四岁的孩子来说,先后失去了爷爷,爸爸,妈妈,现在又即将失去外公,似乎所有能依靠的亲人都将远离他....
 
   妈妈的电话响了,是三姨,三姨提醒道:读住校的冬儿还没回来,这个大孙子,从小是外公带大的,骑着自行车接送上学放学。于是,表哥骑着摩托车就去学校了。不到一个小时,冬儿回来,脱掉鞋子爬到床上,强忍着泪水轻轻的叫着:“外公,外公,我回来了”
 
   “爸爸,您看,锋儿回来了,冬儿也回来了,我们都在您身边,您快点好起来,我们一起去新疆,去看姑妈他们”我轻轻的跟爸爸说着话,爸爸已完全没有力气,只有嘴里吐着泡沫,堂弟不停的拿纸巾给他试擦,我拿来一条毛巾垫在爸爸脖子下面,过了那么一刻,我发现爸爸嘴里没有吐泡沫了,但眼睛是睁着的,就好像那样定定的看着我们,我摇晃了几下没反应,赶紧大叫:“快来人啊,来看看,爸爸,爸爸是不是?....”为事情忙碌准备着的大家赶紧跑过来,摸摸鼻孔,摸摸手脉,宣布:爸爸真去了天堂!妈妈撕心裂肺的哭声响起,我的心也碎了,为爸爸的死不瞑目,为自己没有尽到孝,没有让爸爸享到福而遗憾....
 
   爸爸离去到今天,整整十四天了,每天晚上,我一闭上眼睛,就看见爸爸临终前那睁着的眼睛,他有很多很多想说的话没来得及说;有很多很多不舍,舍不得我们一家大大小小的孩子;有很多很多放不下,放不下长期依赖他,胆小的妈妈......
 
   从初一到初八,爸爸的遗体在家停放了整整八天,妈妈的声音哭哑了,我不敢哭,更不敢大声的哭,只能背着亲人朋友默默的流泪。白天,忙着接客行李,我的双腿跪得麻木了,走路僵硬不听使唤似地,晚上坐在乱草铺地的灵堂前,细细回首,有爸爸的日子,爸爸曾是我们的天,他那么辛苦的养育我们,付出自己的心血,操劳了一辈子,粗糙的双手长满了老茧,脚上的口子有小指头那么大....每每想到这些,泪水就控制不住的涌出来。看着灵堂前爸爸那张没生病前的照片,那还算饱满的脸,却遗憾我们连一张全家福都没有。
 
   妈妈说:“多给爸爸烧些钱吧,他是爱钱的人”,爸爸省吃俭用了一辈子,为我们,为这个家。早年骑个自行车做生意的时候,起早熬夜,寒冷的冬天舍不得买一双手套,炎热的夏天舍不得买一支五毛钱的冰棍,总是省下来给我和妹妹买漂亮的衣服和花生糖。妈妈带着我和妹妹的时候,爸爸心疼她,舍不得妈妈去干活挣工分,一把锁把妈妈锁在家里带孩子,自己再苦再累都扛着....
 
   道士说:“爸爸的下辈子如了佛门”,这样也好,希望爸爸下辈子别再这么累,这么辛苦了,虽然仅仅是我们希望的寄托。
 
   用纸给爸爸做“衣服”的姑婆说:“多给他做几套衣服裤子,多做几床被子,让他不缺穿不缺盖,顺便给天堂的二妹带两套衣服去,他们父女相聚,得有见面礼”。
 
   写附子的大老爷说:“给天堂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所有死去的亲人都写几个附子,给他们带点钱去,他们见面,才能有所照应”。似乎,爸爸真去了天堂,那个极乐世界,与先去的亲人们团聚了,似乎,他们真的还可以相聚,还是一家人,能彼此照应?如果,真的是那样,我希望,二妹可以替我们好好的照顾爸爸......
 
   守灵的那些天,每晚都在半梦半醒、浑浑噩噩间,现在,已成了习惯,每晚半夜一两点,或凌晨三四点醒来,虚汗淋淋,再难入睡,脑海浮现很多过往的事情,历历在目......我不愿去想,可由不得我,这不是我的本意。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