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娱乐

参与者与旁观者的感受是有区别的 甚至是天壤之别发布时间:2017-10-14 15:56

 
  这几天坐在店里,好像有好多好多的事情要做,又什么也上不了手,最近不想看病,因为打算把店铺关了,烦了各种管理各种毛病各种罚款各种人情,偏偏又是接手了几个疑难杂症,多少年的皮肤病,心脏病,是别人介绍过来的,不看也不好意思,摆什么谱啊,何况,也可以收入一些,毕竟一天一百几的房租呢。
  
  今年一直就这样的心情,一直想关店,又一直没有一个合适的契机关掉,每天还是看看病卖卖药,日子能过得去,就这么拖着,拖拉,是我的一个重症。
  
  十年的老店关掉,是有些不舍,生意也还稳定,可自己又不想做了。就这样拖拖拉拉。
  
  好久没写日记,浮躁的不行,出去散步走一会儿。
  
  明天就要高考了,开始有了出租车志愿者标志,专门方便接送考生们,这几天该是参考的孩子们和家长们紧张而难熬的几天,记得去年,这个时候,我紧张有序的陪着女儿考试,记得那天儿真热,我的心真焦,考试的校门口两侧的路边,都安置了遮阳帐篷,可人们却站在校门口的警戒线外,顶着大太阳,拿把扇子或是拿着招生广告硬纸放在头上,喘着粗气儿等。
  
  现在,只能从回忆中找到一些去年的紧张感受,却也有些模糊,也没有多少紧张的感觉。
  
  参与与旁观完全是不同概念感受。
  
  而且今年天气也凉快,比如今晚十点出来到体育场周边转圈儿遛弯儿,我的穿一件外衣,不然有些凉,没找到外衣,找到一件不厚的羽绒衣,穿了。
  
  我穿的有些夸张,街上有穿裙子的,不过今天晚上确实有些凉。
  
  和G网上聊天,说穿羽绒衣,G不信,怎么可能?
  
  明明我穿了!怎么不可能?
  
  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
  
  自拍一张照片,发了过去,确实。
  
  。
  
  换我自己也不信。
  
  去年这时候,我接送孩子考试,热的大喘气的!
  
  参与者的感受和旁观者的感受完全不同,虽然有成语叫“感同身受”,真的一样的感受吗?未必,感觉会失误,感觉会骗人的,就如同去年这个时候的我不相信今年这个时候的我会穿一件羽绒服遛弯儿。
  
  即使你相信了,也会想,这大夫自己病了吧!
  
  事实上,都挺好的。
  
  你只是拿旁观者的感觉去感觉参与者的感觉,两种感觉不是一个概念。
  
  饱读诗书千卷,还要去行万里长路,为的就是切身的去感受去领悟。
  
  看过好多的骑行,包括路过我店门前的,甚至停下的时候,我过去攀谈,甚至我自己也买了单车自己也骑,应该很熟悉了骑行。
  
  可今年五一参加神农架禅修骑行,感受完全不同,集体骑行中,那么多的坡,那么长的路,那么美的景,那么大雨,那么强大的团队力量,切身的感受与心量的弛张会让人不断的提升,不参与是感受不来的。
  
  阿郎要来阿拉善拍微视,我这边帮着安排线路,左改右改,商量个不停,最后还的早来几天,我俩再把线路大体趟一遍,根据情况最后再调整一遍,而我还是不放心腾格里大沙漠深处的线路,因为本地人进去过的也没有2%,只有6缸8缸的越野车,经验丰富的沙漠越野司机才能开进去。
  
  里面的体验感受据说也是惊险刺激,他们说,站在那个锅底坑沙线边缘,下面的汽车像个玩具。
  
  说那沙漠里面的一小方湖面,野鸭子游荡,早晨野天鹅在飞翔。
  
  说漫天的腾格里沙漠沙丘绵延不断,无边无际。
  
  说巨大的沙漠V沟,汽车一头扎下去,简直要翻车。
  
  说有一户牧人家,孤零零的,扇着风力发电机。
  
  说只有几棵沙枣树歪斜的长在那里。
  
  说去了那里后,如同登泰山后天下无山的感觉。
  
  可是说归说,我没走过这条线路,虽然已经电话里和老卢定了,我还是不踏实,我想去一趟,可是我自己开车进不去。
  
  联系了老卢:你不是要来县城办事吗,你把我拉回去,我亲自看一下。
  
  老卢那里没信号,只有无线发射座机。
  
  电话里喊着:明天我去县城,中午返回,拉你进来,的住一晚上,第二天再送你出去,繁琐呢,你想来就来吧。
  
  繁琐也得进去一趟,据说不习惯的要服晕车药,因为那是腾格里穿行,腾格里,蒙古语,意思是长生天,长生天的沙漠好进吗?长生天的沙漠能一样吗?
  
  联系了额济纳旗胡杨林那边的朋友,寻求一些帮助,穿越戈壁无人区的时间段,因为那个时候的下午气温太高,不能出行的。
  
  联系了吉兰泰的朋友,能不能有个原生态的蒙古族平民家庭聚会,让邻居们一起来,原生态的一酒一歌不醉不归。
  
  沙漠本来就荒凉,可大家这么远来一趟,不容易,总想尽量挖出点一般人来了也体验不到的东西,尽管这些东西也很荒凉。
  
  阿郎说,我一生一定要圆一个大漠梦,了了大漠这个愿。
  
  那我们就去做,我们正在进行。
  
  阿郎那边也是,剧本本来已经出来了,通过了,突然感觉又不太满意,能不能再正能量一些?再改改?
  
  再改!
  
  一个简单的旅行微视,原来也要费大量的心力,旁观者不会知道。
  
  当大家经过贺兰山原始深林,经过无人区戈壁滩,经过原生态的沙漠人家,经过荒漠的古寺,经过沙漠里那不屈的美丽而脆弱的生命存在,经过腾格里长生天的洗礼,会不会给我们一个心灵的蜕变,一切无从而知。
  
  无论是艰难还是刺激,无论是沙漠的苦旅与欢乐。
  
  参与者才有体会。
  
  7月的秘境阿拉善,依旧苍茫,腾格里沙漠深处,沙丘绵延不断,风吹过了,留下的是柔和的曲线波纹,那一条条如线的波纹,行摄参与者们,遗留了一串如尘的脚印,我们会为此付出,也因此而珍藏。
  
  参与吧,那怕是你在无线的另一头,一个简单的点赞和关注,给几个有梦想的疯子,我们,会带着你们的步伐,踏过,行过。
  

返回